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贸易风险预警 > 通胀无忧 日本宽松政策料难收
通胀无忧 日本宽松政策料难收
    日本公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实现连续八个季度增长,超出预期,创下28年来历时最长的经济扩张。尽管如此,受外部贸易摩擦风险和内部通胀目标尚远的影响,预计日本央行9日召开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将维持利率不变,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时点近期难至。
    经济连续扩张势头显著
    由于企业设备投资和库存的增加,日本内阁府8日上调2017年第四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经季节性调整后,该季度实际GDP环比增长0.4%,按年率计算增长1.6%,比初值的年增长0.5%有较大幅度上调。
    根据内阁府8日发布的数据,2017年四季度,智能手机半导体以及工厂自动化等制造业的设备投资活跃,使企业设备投资增速从初值的环比增长0.7%上调至增长1.0%。而民间库存对GDP的贡献度由初值的拉低0.1%上调至推升0.1%。主要是企业追加钢铁等产品的原材料库存,而追加库存将带来附加价值的增加,成为推高GDP的一大原因。
    此外,个人消费季度环比增加0.5%,与初值持平,个人消费在GDP中占约60%的比重。出口增加2.4%,进口增长2.9%,这几项数据都与初值保持不变。
    这是日本经济连续8个季度实现正增长,经济增长持续时长仅次于从1986年二季度开始的连续12个季度正增长,也是泡沫经济崩溃后连续增长最长的一次。
    数据还显示,2017年四季度经季节性调整后的名义GDP环比增加0.3%,按年率计算增长1.1%,比初值的按年率计算下降0.1%也有所上调。同时公布的2017年实际GDP增长率为1.7%,名义GDP增长率为1.5%,均进行了上调。从实际GDP年增长率来看,是连续6年正增长。
    最新的失业率数据也显示日本经济的健康程度,1月失业率触及25年低位2.4%。
    通胀目标遥远 宽松货币政策难收
    美国走上加息轨道,欧洲减少购债规模,唯独日本仍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在最新的稳健而利好的经济数据下,何时收紧货币政策备受关注。
    市场认为,鉴于通胀率距2%的目标还很遥远,外界普遍预期日本央行在9日结束的政策制定会议将维持大规模货币宽松不变。
    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东京地区2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幅加速至0.9%。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上周五言论曾引发市场震荡,他当时首次暗示如果通胀率达到2%的目标,该央行则可能从货币刺激中退出。他稍后又发表言论缓和该说法。
    黑田东彦本周在日本国会的一场听证会上称,无法想象在通胀目标实现之前结束或缩减宽松政策。他表示,如果缩减宽松政策,日本央行有可能面临两个问题,包括如何加息及如何应对日本央行已扩大的资产负债表。黑田东彦还称,提高存款利率或许是一个选择,但加息只能逐步进行,以避免对经济和市场造成冲击。
    黑田东彦没有作出进一步说明,称在通胀仍远低于2%目标的情况下不适合谈论细节问题。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由于通胀率距离目标仍远,日本央行可能强调将会持续大量供应流动资金,促使企业提高薪资。
    在9日结束两日会议之后,各界普遍预期日本央行将会维持大规模刺激计划不变,同时预计经济将朝温和扩张迈进。
    3月利率会议将是日本央行领导层换届之前的最后一次,现任副行长将于3月19日离任,两位新的副行长即将走马上任。
    黑田东彦的任期将于4月8日届满,政府任命他再续五年任期。
    央行决策恐陷内外交困
    长时间货币政策宽松带来银行业业绩和宏观政策风险等负面效应,引发各界就退出策略展开辩论。但随着全球贸易保护风险上升、日元汇率高企,日本央行决策官员仍有充分的理由暂时按兵不动。
    全球股市7日下滑,此前美国白宫经济顾问科恩辞职,令人担心总统特朗普将推进钢铝关税计划影响全球贸易。
    路透社文章称,贸易摩擦加大可能损及仰赖出口的日本经济。投资人避险需求7日推动日元升至16个月高点附近。日本决策官员担心如此一来可能减少企业利润,进而影响企业调高薪资。
    美元/日元逼近105水平,近期日元持续走高升幅约7%。2015年至2016年间,日元升值近20%。为避免重蹈覆辙,日本央行不敢贸然收紧货币政策。
    “这不对日本央行的复苏情景构成紧迫威胁,但也是需要留意的风险。”路透社援引一位熟悉日本央行思路的消息人士称。另外两位消息人士也持相同看法。
    “黑田东彦第二个任期内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撤出他在第一个任期内所采取的非常规措施。”前日本央行审议委员木内登英说道。
    “金融机构的获利正受到打击,因此日本央行应该放弃负利率。”反对党议员本周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中对日本央行副行长提名人雨宫正佳表示,“除非日本央行迅速朝退出迈进,否则我担心大家将面临可怕的境况。”
    尽管日本股市仍在阶段高点,但东证股价指数(TOPIX)中银行板块自2015年年底以来下挫10%,同期大盘上涨了13%,银行股的表现体现超宽松货币政策对银行业绩的影响。
    黑田东彦上周表示,日本央行未来的政策将把公众对可行退出策略呼声渐高,以及央行政策对国内银行系统的影响纳入考量。
    他还表示,日本央行也可能在通胀率触及2%之前调升其收益率目标。央行可能做出微调刺激举措,而非开始全面收紧政策。
    “黑田东彦不再称讨论退出还为时过早,这是一个明显的改变。”消息人士表示。
    消息人士称,更多的退出准备可能是央行政策制定者遣词用句的选择及语调的改变等细微之处。
    不过还不能确定市场是否会像希望的那样对这些微妙的信息做出回应,这是黑田东彦4月展开第二个五年任期时所面临的一大沟通挑战。“允许放慢购债步伐,黑田东彦的立场已见软化。他实际上已经开始政策正常化了。”前日本央行审议委员木内登英表示。
标签:通胀 日本 政策 【责任编辑:YC】
转帖到:
分享
用户评论共0条
  • 暂无评论
您不登录也可以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刷新一下